如果孩子问你什么是死亡,你该如何回答他?
TIME:2019-5-13 12:11:08

2018年10月29日,哈文在微博发文,宣布李咏去世消息。

 

如果孩子问你什么是死亡,你该如何回答他?

早前有网友爆料“李咏哈文从央视辞职移民美国”,还称偶尔还会被拍到在美国街头游玩,对此引发不小的争议。

面对大众曾经的误解,李咏没有作出任何多余的解释,如今突然离世,让人错愕,“捞够就走”的移民传闻也终于真相大白。

李咏生前曾在节目中演讲《生命中的最后一天》,“我会找一个安静的地方,静静地待着,我不会有道歉,也不会有离别,更不会有抱怨,我只会有感谢…”

可以说,李咏以这样的方式和世界告别,是优雅的离去,是对生命的敬畏和尊重。

如何正确面对死亡,向来是中国人所缺乏的。

每天都有人离开这个世界,而活着的人们,似乎有意识地阴暗化、边缘化了整个身后事,假装不知道死亡的存在。

白岩松说:“中国人讨论死亡的时候简直就是小学生,因为中国从来没有真正的死亡教育。”

如果孩子问你什么是死亡,你该如何回答他?

成人尚且对死亡三缄其口,往往避而不谈,还有必要和懵懂的孩子谈吗?

 1.为什么要对孩子进行死亡教育

儿童教育学家罗夫斯在《与孩子谈死亡》一书中提到:“如果孩子能在开诚布公谈论死亡的环境下长大,那么他对死亡会有较好的理解,不至于太害怕。”

漠视生命,对死亡缺乏认知

有数据表明,在中国每年约有 10 万青少年自杀身亡,每分钟就有 2 个人死于自杀,还有 8 个自杀未遂。

还有熊孩子推倒孕妇,就想看看她会不会流产;还有孩子虐待动物,把食物放在瓶子里,就为引诱流浪猫狗来吃,看它们窒息而亡……

很难和世界好好相处

死亡教育是为了追问生命的意义,没有死亡意识的警醒,很难敬畏生命、去追求有意义的圆满人生。

美国教育部门在对接受了死亡教育的学生的回访中发现,他们拥有一种对生命和生活的感激心情,除了“活着真好”的简单快乐之外,他们更愿意善待自己,也善待朋友和家人。原谅自己也宽恕他人,这是受到过死亡教育的人得到的另一个心理进步。

走不出丧亲的痛苦

据北京心理危机研究与干预中心发布的数据显示:中国每年有16.2万未成年人失去母亲或父亲,从而出现长期、严重的心理创伤,孩子不自觉地压抑、否定、逃避,甚至隐藏自己的不安,将成为他们日后成长环境里的心头重担。

小王七岁时,外婆意外中风去世。去世前三天,她被带到外婆病床前。没有一个大人告诉她,外婆已经生命垂危,她完全不知道,那是最后一面。她被匆匆带去,又被匆匆带走。直到外婆下葬后一个月,才知道她死了。

至今,小王当时的愤怒和哀伤,从小跟着外婆长大的她,恨了父母整整半年。那一个月,她趁父母不注意时,就会把外婆遗照藏在书包里,背着上学。她用这种方式进行自我欺骗,外婆还在。

2.孩子对死亡的认知发展

1948 年,心理学家 M. Nagy 观察研究了 378 名 3~10 岁的孩子,结果发现,儿童对死亡的认知大致可分为三个阶段。

儿童对死亡认知的三个阶段:

学龄前儿童:认为死亡,只是暂时的离去。学龄前儿童经常会把死亡看作是发生在他人身上的一个暂时可逆的现象,儿童电视和卡通连环画等媒介经常会加深他们这种概念。

5-9岁之间许多儿童已经开始意识到死亡是永恒的终结,以及所有生命最终都会面临死亡,然而,他们依然认为死亡与自己无关。在这个阶段,儿童通常会把死亡拟人化,比如联系到骷髅、僵尸等,有时还会因此而做噩梦。

10岁到青少年时期:知道死亡是不可避免的,是生命的一个必然的过程。开始意识到自己也将会有死亡的那一天。有些人还会因此展开关于生命意义的追问,试图通过建立哲学体系增加自己对死亡的控制感。

孩子对死亡的认知理论忠实地反映了孩子对其所观察到的世界的总体描述,成人无法、也不应该对孩子隐藏死亡的真相。相反,公开、客观地对孩子进行死亡教育,反倒更有利于孩子的身心成长。

3.如何与孩子谈论死亡

“死到底是怎么回事?每个人都会死吗?”几乎每个孩子都会提这样的问题。美国死亡教育的专家郑重提醒,教师和家长要提供儿童能理解的事实,给孩子一个关于死亡的正确答案,不能回避,不能搪塞,更不能表现出恐惧。

因为,教育者如果避讳或显示出恐惧,孩子就会觉得这是一个不受欢迎的问题。如果他的问题没有得到解决,他也不知道到什么地方去解开这一疑虑,一些涉及死亡的荒谬说法就会乘虚而入。

孩子一旦接受了那些荒谬的说法,极有可能妨害他们正确死亡观念的建立,从而对孩子的成长造成不良影响。

对低于5岁的孩子用简洁的解释。

与儿童谈论死亡是一件很具挑战性的事情。他们的年纪决定了他们需要短小精悍的答案,晦涩冗长的答案只会让他们更为困惑,使用身边具象化的例子则会有很大帮助。

要避免说委婉的话,比如 “爷爷在睡觉”,这可能让孩子不敢上床睡觉 ,因为他们觉得如果去睡觉,就不会再醒过来了。

美国的EarlGrollman博士曾经推荐,使用功能性的语句,比如“人死后将无法思考、说话、呼吸;动物死后将无法吃喝、奔跑、发出叫声”等,会更有助于孩子的理解。

当你被孩子问到 “你什么时候会死 ? ”

有时候理解儿童的提问对大人来说也是一个挑战,比如当孩子说::妈妈你也会死吗?” 家长可能更容易给出直接的“会/不会”的答案,而忽视了儿童当时可能更关注的是与妈妈的“分离”而不是“死亡”,他们是需要安心和共鸣。

“你是不是在担心我将来不能照顾你了?我也希望我能够长寿,希望自己在你需要的时候都能照顾你 。可是万一我死了,也会有很多人 能够照顾你的 。”

永远都不要认为眼泪是软弱的象征。

如果孩子面临家庭成员,或是朋友、熟悉的人,抑或是宠物的离世,那么,很重要的一点就是,要帮助孩子理解死亡所带来的挑战 ,那种缺失和悲痛 。

“奶奶在天堂和天使们在一起很快乐。”他们就会疑惑,既然他们说奶奶很快乐,那为什们他们每个人都不快乐。孩子们需要听到的是失去奶奶所感受到的悲伤,还有我们所相信的是什么。如果试图在孩子们面前隐藏我们所真正相信的,否认失去亲人所带来的伤痛,只会为未来带来隐患。

罗素认为,对于任何年龄段的孩子,都要充分而坦率地交谈,告诉他们你所相信的一切。

父母不应该剥夺孩子们表达感受的机会。为了疗愈伤痛,让生活继续前行,我们都需要表达 出对逝者的悼念。

死亡教育的本质是自我觉察和自我重塑。每一次对死亡的思考,都是对生活本身的反思。

正因为生命有限,故有所为有所不为,死亡本身——就是去伪存真。

逝者已逝,对生者而言,最好的死亡教育就是正视他们的离去,但不要忘记思念。

好好地跟孩子上好这堂课吧,愿我们都能在平凡生活中保持对生命的感恩与敬畏。